您的位置 : 生活吧 > 小说资讯 > 屈润泽杜悦小说_屈润泽杜悦小说名字

屈润泽杜悦小说_屈润泽杜悦小说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戏妻成瘾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屈润泽,杜悦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步步生莲,原以为是一场绝对蜜恋,她义无反顾嫁入豪门。没想到深陷复仇的漩涡,结婚就是想要将她推进坟墓,她所谓的丈夫亲手将她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,只为了得到另外一个女人。她背负着小三的骂名,含泪签下了离婚协议,没想到本以为是一夜欢情的男人,对她说“你睡了我,你要对我负责。”她心冷的回应“不知廉耻。”可是下一秒就被这个腹黑的军区大少揽入怀中,薄唇贴上了她的脸颊........……

戏妻成瘾

推荐指数:10分

戏妻成瘾在线阅读全文

第5章你来这里做什么

杜悦狠狠甩开男人的手:“我老公来了,你还不放手吗?”

“老公?悦悦,你明知这种玩笑会让我不愉快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杜悦的手上再次传来抓紧的力道,男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她整个人已经被拖出酒吧。

走廊中,屈润泽前脚刚出酒吧,就用力甩开杜悦的手,脸上布满嫌恶。

杜悦在酒精作用下本就两腿虚浮,冷不丁受力,狼狈地撞到墙壁上,她抬头,看到屈润泽干硬的侧脸和阴霾的眸子,心似针扎地疼着。

“这就是你不回家的原因?”屈润泽盯着她看了很久,半晌才开口说话。

杜悦揉了揉红肿的手腕,声音很淡:“我是成年人,有决定去哪儿的权利。”

“因此就可以来这里?”屈润泽扯出难看的笑意,如同看白痴般地俯瞰她:“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……”

“那你来这里做什么?别告诉我你是来找我的……”

杜悦安静地直视他的眼眸,呼出的气息里有酒精的味道,仰着脖子,有委屈有倔强。

隔壁包间打开门,一名肥胖的中年男人出来,撞见走廊上的杜悦和屈润泽。

杜悦跟他曾有过一面之缘,是镇南市兴盛地产公司的张总。

“屈总,怎么出来这么久?”张总笑脸迎人。

他为数不多的头发打着固体蜡,梳得整整齐齐,肚子发福浑圆,腰间纯金皮带扣散发着土豪的光芒。

他身后的门没关,不断有嬉笑打闹的声音从里面传出。

杜悦不经意间憋了一眼。

妖娆无比的女人靠在男人身旁,殷勤地喂酒,一副娇弱无骨的模样,男人的手也不安分,角落里,男人女人的身形交错,影绰撩人。

杜悦回头看着衣冠楚楚的屈润泽,腹部止不住一阵反胃。

“张总,可算找到你了,我还等着和你对唱呢。”

包房里又走出个年轻女人,二十出头的样子,打扮成学生妹,短裙随着走动摇曳成风,她笑着眯眼,微翘的嘴角是说不尽的风情。

她过来,张总顺势将她搂进怀里,做亲密状,惹得她横了他一眼,娇嗔连连:“哎呀,张总真是讨厌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……”

张总舔了舔发干的嘴角,手上动作更过火:“我看你分明喜欢得很……”

女人轻捶他胸口,嘟着红唇,媚眼如丝,扫了屈润泽一眼,小心地将渴求掩藏住,然后扯了嗓子喊道:“小月,屈总在这里呢,还不过来?”

杜悦愣愣地站在那里,细碎的汗水沿着脊背滴落,寒意从皮肤到达心底。

片刻,一个十七八岁的女人匆匆跑出来,她穿着蓝白相间的海军制服,头上的帽子歪着,瞪着一双无辜明亮的大眼睛,妩媚中透着清丽,挑拨人的心弦。

张总朝屈润泽投了一眼,笑得意味不明:“屈总,看着不错,你的运气让人眼红啊。”

屈润泽象征性地扯了扯唇,回以不咸不淡的笑容。

小月见情绪不高的屈润泽居然笑了,以为是张总的话起了作用,忐忑不安一扫而空,胆子逐渐大起来:“屈总,我很会推拿的,要不要试试?”

小月突然贴近,出于女人本能的敌意将杜悦用力推开,后者寒眸看着小月的手攀上屈润泽的,矮着身子,一副柔弱无力的模样。

屈润泽迎光而立,甚至连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都没有。

小月贝齿一咬,干脆将脑袋靠在他胸口处,男性干净沉稳的气息蹿入鼻翼,荡漾她的心神。

“屈总,刚刚你点了我,那人家现在心里只有你了哦。”

小月垫起脚尖,将屈润泽的没反应当成默许,心里高兴,更想讨好他,也不管走廊上有不少人,更加贴近他,一双无辜撩人的眼神频抛媚眼。

“屈总,小月很喜欢你呢,今天晚上让我陪你好不好?”

她小动作不停,在他耳边吐气如兰,清脆的声音柔媚不可方物:“屈总……”

那尾音很长,噬人骨髓。

屈润泽缓慢地低头,眼中一抹冷然顷刻间落到她身上,当中没有半分情动,倒是暗含嘲讽和嫌恶,小月心下一惊,他已经猛地抓住她不安分的手,用力地甩开。

小月猝不及防,整个人狼狈地摔倒在地上,痛得大呼出声。

屈润泽低头,看着跪跌在脚边的小月,双眸中厌恶的光芒更甚:“别用你的脏手碰我。”

小月脸腾地涨红,她在这里颇为吃香,哪里受过这种羞辱。

张总见苗头不对,赶紧上前当和事佬,他踢了小月一脚,沉声道:“有没眼见力,还不下去?”

他抬头,又是一副笑脸,注意到屈润泽身后的杜悦,立即恍然大悟。

“难怪屈总看不上那妞,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啊,了解了解……”显然,他并没有认出杜悦。

杜悦不同小月的热情娇气,周身散发着冰凉的气息。

她瞧了眼沉默无言的屈润泽,强忍着想呕吐的感觉,朝张总伸出手:“张总你好,我是杜悦,屈润泽的老婆,我们之前见过的。”

“你好你好……”

张总下意识地伸出手,下一刻,待到他反应过来了,脸上的笑容顿时挂不住了。

半挂在他身上的坐台女人同样一脸惊骇地看着杜悦。

“看来是我打扰到你们了。”杜悦收回手,转身径直朝酒吧大门口处走去。

她虽极力维持风度,但凌乱的脚步还是泄露了此刻的心情。

杜悦扶着大门口旁边的柱子,弓着脖子干呕不止,可除了些许苦水外,什么都没有。

眼前浮光掠影,神情冷漠的屈润泽,言语暧昧的张总,动作大胆的坐台小姐。

这一幕幕走过,她并非傻子,若还猜不透,那便是白活了这二十五年。

杜悦觉得有一双大手将她心紧紧拽住,疼痛沿着血管侵袭上来,连呼吸都隐隐作痛。

再不是遮遮掩掩的内幕,今晚这一切,将她和屈润泽间的那层纸彻底捅破。

“杜悦,你这么急着逃开是什么意思?”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,带着一丝责备。

杜悦擦了把嘴角,屈润泽站在她身后,正冷冷地看着她。

“我以为我的存在会打扰到你。”

屈润泽神色淡漠,对杜悦的自嘲恍若未闻,笔直地越过她,朝右手边的停车场走去。

杜悦愣愣地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,嘴角扯出一缕苦涩的笑意,她抓紧衣服下摆,刚起身就和推门而出的男人撞个满怀。

“抱歉……”杜悦无心其他,稳住身形后想再次迈开步伐,手臂却被男人一把拽住。

她心思烦乱,只想快速离开这是非之地,男人无礼的举动让她心头蹿过一股无名火。

“哎呀,姐姐喝多了吧?不如我送你回家,我很会心疼人的……”

略带轻佻的声音在耳旁响起。

杜悦冷冷地打量眼前的男人,二十上下的年纪,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,手里拿着个酒瓶,身形摇晃,显然喝高了,但手劲却出奇地大。

“我的车就停在那里,上去,我带你去兜兜风怎样?”

青年炫耀地指着不远处的车,一辆法拉利。

“哇喔……”

他身后一群穿着非主流的男女兴奋地大叫,慢慢靠拢,把杜悦围在里面。

“松开!”

杜悦冷冷地扫视他们,没有任何温度的两个字从嘴里蹦出。

青年被拒顿觉面子挂不住,手中劲道一收,一抹勒痕出现她白皙的手腕上:“撞了人还挺理直气壮的,真当自己是那么回事啊?”

“就是!”后面一肌肉男跟着起哄,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好戏。

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杜悦戒备地朝边上侧了侧身体。

“姐姐这么说我可就不爱听了,我只是好心想送你一程……出来玩嘛,别扫大家的兴……”

眼看着那青年就要把杜悦往怀里带,她暗暗着急,手上又使不得力,只能抬起膝盖去顶他下半身,与此同时,青年尖锐的痛呼声响彻耳旁。

“啊啊啊!”

他愤怒不已地将她推开,杜悦踉跄着身子,不及防又撞上一堵温热的躯体,腰被利索地扶住。

是去而复返的屈润泽。

他没有从她身上移开手,伟岸的身躯现在晚风中,仿若尊坚实挺立的雕像。

他的目光越发冷冽,从那一张张惊愕的脸上扫过,最终眯着眼落在那个被杜悦踹了一脚的青年身上。

“看来张安平光顾着赚钱了,没把儿子教好。”

那疼得上窜下跳的青年怔住,仔细打量他,嘴上却不肯服输:“你是什么东西!没事回家搂老婆生娃去,别坏你爷的事!”

“张哥……”

有眼尖的人认出屈润泽,知晓他是镇南市首屈一指的成功人士,又是张安平饭局上极力讨好的人,猜到他们似乎招惹了不该得罪的女人,赶紧扯青年的衣袖以示警告。

戏妻成瘾

戏妻成瘾

作者:步步生莲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原以为是一场绝对蜜恋,她义无反顾嫁入豪门。没想到深陷复仇的漩涡,结婚就是想要将她推进坟墓,她所谓的丈夫亲手将她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,只为了得到另外一个女人。她背负着小三的骂名,含泪签下了离婚协议,没想到本以为是一夜欢情的男人,对她说“你睡了我,你要对我负责。”她心冷的回应“不知廉耻。”可是下一秒就被这个腹黑的军区大少揽入怀中,薄唇贴上了她的脸颊........……

小说详情